Völlife
与其他肿瘤检测、检查技术差异化对比

Völlife 与其他肿瘤早诊早治服务
差异化对比
P29
Völlife 与其他肿瘤筛查检测区别
不同于各种癌症筛查
癌筛检测
只能在患癌后检测出来
检测阳性
已经是癌症患者
检测阴性
不代表没有早期癌症
不同于基因风险检测
风险检测
只能检测患癌的风险
检测阳性
有风险,不代表会患癌症
检测阴性
无风险,不代表不会患癌
不同于癌细胞测序检测
细胞检测
不等于肿瘤、癌症检测
检测阳性
检测出癌细胞不等于有癌症
检测阴性
未检测出癌细胞,不代表无癌症
P30
ctDNA 基因突变量检测难以
全面筛查早期癌症
ctDNA 检测(循环肿瘤 DNA 测序)
ctDNA 用于癌症筛查总体检出率只有54.7%,
20种甲基化高表达(cfDNA)的癌症检出率:
I期32%、II期76%、III期85%、lV期93%
 
以上数据为:2019年9月27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
P31
《基因突变不适合作为癌症早期标志物》
详见《科学》2019年6月哈佛-麻省理工博德研究所著。CTC 技术、cfDNA/ctDNA 技术、外泌体技术、循环 RNA 技术等,不适宜早期癌筛。
95%个体存在体细胞突变,33%的个体携带癌症相关突变,检测呈阳性,只意味着患癌风险的累积,并不代表已患早期癌症;检测呈阴性,并不代表没有早期癌症发生。
遗传基因检测(易感基因检测)
无法检查早期癌症
遗传基因缺陷检测只是检测癌症风险,提示的是患癌的可能性,不是检测身体组织病变现状,也不代表未来必然状态。
据世卫组织报道:由遗传基因缺陷导致的癌症患者比例为5%-10%。
P32
影像学和病理学检查难以
全面检查早期癌症
各种影像学检查
影像学难以分析早期肿瘤恶化程度,且无法检查较小肿瘤和液体肿瘤,肿瘤大小与肿瘤恶性程度没有必然关系,影像学用于癌症筛查具有局限性。
病理学检查
越是早期肿瘤,取到恶变组织的几率就越低,有些深度部位较小的肿瘤临床上难以切片取样。因此,病理学检查早期癌症具有极大的局限性。
P33
日本组合癌筛
据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面向医务工作者的癌症筛查综述》对“日本组合癌筛”的调研结果显示:“采用全身氟脱氧葡萄糖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检查PET-CT,胸部和腹部计算机断层扫描、大脑和盆腔磁共振成像(MRI),分析血清肿瘤标志物癌胚抗原、癌抗原(CA19-9),癌抗原(CA-125),鳞状细胞癌抗原,前列腺特异抗原,粪便隐血检查等各种癌症筛查、检测手段,多次检查的总体敏感度为81.8%,特异度为70.6%(假阳性率为29.4%),检查结果将特异性提高至87.4%时,敏感度仅为68.2%。”
 
结论是:不适合健康人癌症筛查。(假阳性率过高,早期灵敏度太低,对身体副作用较大,费用高)
 
(该报告详见2017年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screening/hp-screening-overview-pdq)
P34-01
P34-02
P34-03